《梅兰芳》编剧严歌苓回应侵权说

  • 时间:
  • 浏览:0

    9日,针对知名诗人欧阳江河“《梅兰芳》纸枷锁情节疑似侵犯其《纸手铐》著作权”的质疑,记者连线了影片《梅兰芳》编剧之一的严歌苓。

  严歌苓女士身在台湾,在看过欧阳江河发往各媒体的“律师质询函”后表示,“纸枷锁”的意向来自其外祖父的回忆录以及其父亲萧马的小说《纸铐》。她没有义务去理睬欧阳江河,也不会对他的“质询”作出任何回应。

  记者:不知道您看到那封来自欧阳江河的律师质询函没有?

  严歌苓:我看了。我之所以会写纸枷锁首先是从我外公,准确来说是来自我继母的父亲。他在1951~1979年都是政治犯,被关在青海的监狱中。当时,那些犯人都是戴了纸手铐。他亲笔专门为我写过了一些回忆录。我都留着,甚至也有录音。

  记者:为什么这些细节,您在接受《三联生活周刊》采访的时候,没有透露出来呢?

  严歌苓:因为我不想牵连到我的家庭和我的亲人。我爸爸在1985年《当代》上发表过一篇12万字的小说《纸铐》,1993年在台湾出版过。这都是有据可查的,可以说是我爸爸发表在先。

  我在《梅兰芳》纸枷锁的意向和我父亲《纸铐》的意向是同一个出处。

  记者:我也采访了欧阳江河,他认为除了纸枷锁这个意向外,影片中还有一些细节是与他的《纸手铐》是一致的。比如说梅兰芳和孟小冬互飞纸鸟,比如说福芝芳不敢看信,比如说“恐惧”。

  严歌苓:我常年生活在美国,很多年都没有看过国内的读物。我只能告诉你,“纸手铐”这个意向根本不是从他那里来,我不清楚他的原文,我因此无法判断他说的这些。

  记者:那您会如何回应欧阳江河呢?

  严歌苓:如果有媒体问我,我就回答下。我不会专门回应他,我根本就没有义务去理睬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