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兰芳》刚红官司就来了

  • 时间:
  • 浏览:0

  《梅兰芳》首周末在全国取得了4218万元的票房,算得上是交出了一张不错的成绩单,同时媒体、观众和网民也表现出相当的温和态度。中影集团新闻发言人翁立称这是一个让“各方都满意”的成绩。不过电影红了,是非也就来了。昨日,诗人欧阳江河一纸律师函传真到中影,称“电影《梅兰芳》中‘纸枷锁’情节涉嫌侵犯欧阳江河先生著作权”。

  欧阳江河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律师函已经在下午5点的时候传真过去,明天会送去正式的函件。”他说,自己的《纸手铐:一部没有拍摄的影片和它的43个变奏》已经于2001年出版,“虽然文本形式不是传统的剧本,但故事都在了,这部作品包括一个电影的故事梗概加上43段由此引发的思想笔记,是一个非常开放的文本。”据他介绍,当时因为资金的问题,这部电影未能拍摄,所以想先公开发表,以防止被剽窃,“可还是被剽窃了!”

  欧阳江河说,《梅兰芳》中最主要的隐喻“纸枷锁”和自己的“纸手铐”只做了很小的改。他强调:“这是关于自由与不自由的差别的阐述,纸手铐被撕破后,人将面临更大的惩罚,这就是说,人的不自由是来自内心,我的这个精神性的原创,被直接放入电影中,成为《梅兰芳》最重要的隐喻,也使得梅兰芳的人生故事得到了升华!”

  欧阳江河说,除了“纸枷锁”是“剽窃”自己的创意外,电影中还至少有5处和自己的作品雷同:“比如我的作品中有男女主人公飞纸鸟的情节,《梅兰芳》中也有梅兰芳和孟小冬飞纸鸳的情节。”

  欧阳江河称,自己之所以要选择走法律的途径,是因为自己身处两难的尴尬境地:“去年我的这个作品已经被影视公司看中并正式卖出了版权,我们签了合同,我也收了版权费,但我的投资人去看了《梅兰芳》后,非常惊讶,也很生气,他质疑我是在一稿两卖。”不过,欧阳江河并未透露自己具体希望得到对方什么样的答复:“我先看看他们怎么回应,看了以后再说。”

  而记者随即致电《梅兰芳》的宣传总监黄斌,黄先生称:“我一直陪在导演身边,他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这件事,也不认识这位先生。最近一直在各地跑电影的宣传,所以还没有收到传真。如果此事进入司法程序,那么相关人员会按照司法要求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