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遇“逆风” 世界经济须提防哪些风险?

  • 时间:
  • 浏览:5

  (财经天下)频遇“逆风” 世界经济须提防哪些风险?

  中新社北京11月29日电 (记者 王恩博)回望2019年,贸易保护主义持续升级,国际贸易、制造业生产、消费投资信心等降至近年来低点,金融体系脆弱性上升,一阵阵“逆风”令全球增长承压。展望2020年,艰难复苏的世界经济须提防哪些风险?

资料图:银行工作人员正在清点货币。 张云 摄

  在上海新金融研究院理事长、中投公司原总经理屠光绍看来,经济全球化遭遇的困境最令人担忧。他在29日于北京举行的2019中国金融年度论坛暨金融市场峰会上指出,几十年来经济全球化有力推动了世界经济增长,尽管该进程在不同阶段存在一些具体矛盾和问题,但从未遇到过今天这样大的挑战。

  在逆全球化、贸易保护主义兴起的背景下,今年来全球贸易投资持续疲软。10月份,世贸组织大幅下调2019年全球贸易增长预期至1.2%,为近10年来最低水平。与此同时,全球跨境资本流动规模亦出现明显下降。

  屠光绍指出,跨境贸易和投资是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支撑,通过二者实现资源全球配置,才能让各方经济合作顺利开展。而一旦贸易投资受限,就会造成世界经济活动的不确定性。“当我们面临一个不确定性越来越严重的环境时,企业的经济活动、投资行为等都会受到影响和压制。”

  谈及如何应对上述挑战,屠光绍说,各方在坚持全球化的同时,可通过区域化方式继续寻求国家和地区间经济合作。他认为,如今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等区域贸易协定呈现高级化、全面化、大型化特征,是对全球化的进一步延续和发展,且有效补充了以往全球贸易规则的不足。

  除了走到十字路口的全球化外,卷土重来的全球货币政策宽松潮也是风险隐患。

  2019年以来,全球超过30个国家或地区先后宣布降息,其中美联储由2018年的加息改为2019年的连续三次降息,欧洲央行再次下调负利率,日本央行修改前瞻指引,印度、俄罗斯、菲律宾等国也多次降息。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副局长张雪春直言,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大规模量化宽松政策确实提振了市场信心,有效应对了危机。但随着危机后世界经济开始复苏,量化宽松和负利率政策边际作用正在递减,一些负面作用也开始显现。

  一方面,持续的量化宽松和负利率政策推升了资产泡沫,加剧贫富差距。张雪春分析说,2009年以来全球已有多国央行实施了负利率政策,这一定程度上意味着资金对有钱、有信用的人是免费的,但这些拥有大量资金的投资者却不愿投资或消费,只想投到金融市场,因此就推高了资产价格。

  另一方面,全球债务规模激增与负利率环境正构成一种恶性循环。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援引国际金融协会数据说,2019年一季度全球债务增加3万亿美元,达246万亿美元,总债务占GDP比重已升至320%,系历史最高水平。各政府应控制债务水平,并针对未来风险建立缓冲机制。

  在此背景下,张雪春指出,中国是当前世界上少数没有实施量化宽松,没有采取零利率、负利率政策的国家。她强调,中国的货币政策是有空间的,但流动性易放难收,政策空间不能被随意挥霍。“我们应该珍惜货币政策空间,畅通货币政策传递机制。”(完)

【编辑:白嘉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