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军运会精彩瞬间,探寻我军军体健儿夺冠的力量源泉

  • 时间:
  • 浏览:6

  回顾军运会精彩瞬间,探寻我军军体健儿夺冠的力量源泉

  2019年10月18日至27日,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在武汉举行。赛会期间,来自109个国家的9300余名军体健儿在赛场展开巅峰对决,上演了一场场精彩的军事体育盛宴。

  如今,比赛虽然已经落下帷幕,但那一幕幕画面依然让全军官兵刻骨铭心:我军军体健儿们奋勇拼搏,让五星红旗一次又一次在军运会赛场升起。133枚金牌、64枚银牌、42枚铜牌,共239枚奖牌,位居金牌榜和奖牌榜第一,实现了中国队在世界军人运动会赛场成绩的历史性突破。

  赛场夺魁连着战场制胜。军人观赛,视角不同。面对这样的成绩,许多基层官兵都不禁追问:我军军体健儿军运会夺冠的力量源泉是什么?对未来战场制胜有什么样的借鉴和启示?

  即日起,“军营观察”版将连续推出3篇深度报道,从军事体育竞技赛场上感悟军人的战斗精神、实战意识,以及部队实战化训练成效。敬请关注。

  从赛场夺魁能得出什么关于战场制胜的启示?

  军体健儿军运会奋勇夺冠的力量源泉在哪里?

  巅峰对决,唯勇者不可阻挡

  ■解放军报记者 胡君华 刘建伟 宋子洵 

  通讯员 张宁

  △不畏强手敢亮剑,狭路相逢勇者胜。凭着这种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我军军体健儿一次次在巅峰对决中胜出。图为我军选手(右)在击剑比赛中。新华社发

  拼倒争第一,站着升国旗——

  赛场夺冠,因为有一定要赢的必胜信念

  回望比赛,这一幕深深印刻在许多官兵脑海里——

  “嗖!嗖!嗖!”几支箭笔直地射了出去,稳稳命中红心。射箭男子团体赛场上,戚凯尧顶住压力,射出了5个10环,带领团队成功逆转,以大比分5∶3战胜意大利队,射落了这枚男子团体射箭的金牌。

  “当时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赢得比赛!”赛后接受采访时,戚凯尧坦言,上午10点多的比赛,自己凌晨5点就起床了,之后就一直在努力地为比赛做准备。

  赛场夺冠,缘于心怀必胜的信念。在另一块场地上的男子重剑团体项目比赛中,面对强大的波兰队,中国选手兰明豪毫不胆怯、勇于亮剑。他最终把比赛逼至“决一剑”的境地,并在最后的关键时刻一招制胜,进入四强。

  虽然最终遗憾止步半决赛,但他奋勇拼搏的精神令在场每一个人动容。“古代剑客与对手狭路相逢时,无论对手多么强大,就算对方是天下第一剑客,即使明知不敌,也要敢于亮出自己的宝剑。”军委训练管理部军事体育训练中心领导激动地说,这是“亮剑”精神,也是每一名八一队员“为祖国荣誉而战、为八一军旗而战”的信念。

  战场没有常胜将军,赛场亦没有不败神话。除了拼搏和坚持,没有任何捷径可走。“铁榔头”郎平曾说,女排精神不是赢得冠军,而是有时候明知道不会赢,也要拼尽全力。

  柔道赛场上,除去技战术层面的因素,运动员的意志品质十分重要。两名运动员在比赛中不分上下、体能濒临极限时,一方咬牙拼搏就可能赢得胜利。军运会上,八一柔道队女队员兰玉在四分之一决赛中,面对上一届冠军俄罗斯选手,比拼得非常激烈,呈胶着状态。加时赛8分钟后,两人体力消耗都很大,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但谁也不服输。凭借最后一刻的全力一击,兰玉艰难地战胜了昔日冠军,获得胜利。

  “队员很顽强,每一场比赛都打出了军人敢打敢拼的战斗作风,这也是我们赢得比赛的关键。”女子团体决赛后,主教练吕苗苗特别激动。其实,无论是赛场取胜,还是战场打赢,除去物质技术方面的进步以外,精神层面的力量同样重要。

  拼倒争第一,站着升国旗。正是靠着这股子精气神和必胜的信念,我军军体健儿们才得以披荆斩棘、摘金夺银。就像本届军运会正式开赛前,解放军代表团新闻发言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所说:将不辜负全国人民期待,打一场突破之战。在争取赛纪赛风第一、与外军选手共筑友谊的同时,力争夺得金牌榜第一名。

  沙场秋点兵,英雄气如虹。什么是不畏强手、敢于亮剑的英雄气概?我军军体健儿用实际行动,阐释了中国军人的使命担当。

  为快一秒千锤百炼,为准一环卧薪尝胆——

  出手不凡,源于精益求精的自我要求

  今年的军运会上,八一军事五项队可谓十分耀眼。潘玉程和卢嫔嫔两名队员,更是其中最耀眼的两颗星。

  他们不只收获了金牌,还分别打破了尘封多年的障碍跑项目世界纪录。卢嫔嫔将纪录提升到2分10秒09,潘玉程则再次打破自己创下的纪录,将时间缩短到2分09秒05。

  在赛场旁边,记者和女队主教练李春梅聊天。“嫔嫔这孩子太想破纪录了。”李春梅说,从2015年入队,到2017年第一次参加世界大赛,卢嫔嫔想要打破障碍跑项目世界纪录的愿望就从没改变过。

  其实,打破纪录不只是卢嫔嫔的梦想,也是每一名军事五项队队员的目标。日常训练中,男队主教练赵敏对队员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能不能再快一点?”

  “只有平时训练强度高于比赛,比赛场上才能脱颖而出。”赵敏介绍说,他们一年的训练量,通常要达到一般运动员的两倍;国际比赛通常安排五天时间,他们平时考核都是两天半完成。“再快一秒”几乎成了每一名军事五项队队员的信条。

  “上了战场,哪怕是快一秒、准一环,都可能是生与死的差别。”陆军第79集团军某旅副旅长王海峰对此感触颇深。他了解到,贴近实战并与军事训练紧密结合的比赛项目,最早出现在古希腊,直译名是“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手段击败对手”。这种竞技听起来充满了野性,但它偏偏成了今天衡量单兵战斗力的一种标志。

  比赛场上出手不凡,源于精益求精的自我要求。20多岁芳华正茂的年纪,别的女孩梳妆台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化妆品,但打开卢嫔嫔、管超楠、王堂林她们的内务柜,看到的往往是一瓶瓶红药水和成沓的创可贴。训练中的她们,跳3米断墙,着地时五脏六腑被震得像是错了位;过壕沟,胳膊、腿、膝盖不知磕掉多少块皮肉;练越野跑,每天累得趴下就不想再起来……

  为快一秒千锤百炼,为准一环卧薪尝胆。

  金泳德,不久前刚刚和谢振翔、姚兆楠一起,拿到中国代表队在本届军运会上的首枚金牌。这名已经43岁的射击运动员,总喜欢戴着一副耳机,里面放的是赛场的口哨声、鼓掌声和呐喊声。这是他为了抗外界干扰专门找人录制的“特殊音乐”;闲暇时,别人挽妻携子逛街游玩,金泳德却带着家人跑到游乐场坐过山车,感受高空刺激;到了晚上,女儿趴在桌上写作业,他也坐在一旁,在小字本上规规矩矩写上3页小楷,磨练耐性……

  职业运动员练到一定程度,再提高一点都很难。以5个10环的成绩和队友一起夺得男子团体射箭金牌的戚凯尧,平常训练一站就是8小时,一天最多能射1000支箭。

  金牌是看得见的荣誉,但在军事五项队,很多运动员背上都有一枚别人看不见的“勋章”——一片紫黑色的疤痕,这是他们飞身鱼跃通过低桩铁丝网障碍,反复蹭破肌肤留下的永久性疤痕。

  宝剑锋从磨砺出。把训练当比赛,把赛场当战场,坚持从难从严瞄准实战训练,正是我军军体健儿托起荣誉的制胜秘诀。多年来,在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里,八一军体健儿奋力拼搏,夺得了13390个国际国内冠军(国际3398个、国内9992个)。

  竞技体育赛场上的不断突破是趋势,“更高更快更强”是必然——

  打破纪录,归功于效率至上的训练方法

  在八一军事五项队的历史上,王恋英是唯一的女子个人全能“五冠王”,当年的成绩稳定在5460分上下。本届军运会结束后,在女子个人全能项目上,包揽前4名的中国姑娘均超过这个水平,她们的编队成绩打破了世界纪录,冠军卢嫔嫔的个人总分更是高达5627.2分。

  本届军运会军事五项男子个人全能前7名的成绩,都超过了5500分,其中,冠军潘玉程的个人总分达到5617.5分,团体成绩更是打破了尘封21年的世界纪录。

  除了军事五项这个项目,本届军运会上,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健儿,共打破7项世界纪录、85项国际军体纪录。就在本届军运会开幕前,基普乔格挑战2小时“全马”成功,以1小时59分40秒完成比赛,创造了人类马拉松历史的一大奇迹。

  在一连串的数据中,我们不难发现:随着时代发展、科技进步,竞技体育的赛场上,运动员们不断突破极限,其实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真正让各国代表队、运动员看重的,是如何运用科学高效的方式,让成绩提高得更多。

  军事体育训练中心领导告诉记者,除了“拼倒争第一,站着升国旗”的八一精神外,极限的突破还要依靠技术创新。

  观察军事五项队的训练你会发现,军事五项队的许多训练条件与比赛条件是不一样的:200米远的射击距离要拉长到300米,3米远的投弹助跑线则缩短到2米;越野场地20米的垂直高度要升高到50米以上,而50厘米高的低桩铁丝网则降低至45厘米。这种把比赛条件长的压短、短的拉长,高的变低、低的变高,小的放大、大的缩小,窄的扩宽、宽的削窄的训练做法,大大提高了训练难度。

  国际军体理事会原主席泽其奈尔准将,曾用铁人三项和军事五项做了这样一个比喻:能完成铁人三项比赛的选手,可称其为“铁人”,而能高水平完成军事五项比赛的运动员则是“超人”。

  没有人生来就是“超人”。想要成为“超人”,说穿了就是8个字:精神传承,技术进步。如何通过科技创新,寻求战斗力的新增长点,这一课题不仅运动员关心,运动员背后的团队更是多年来一直在潜心研究。

  近年来,八一跳伞队大胆创新训练模式:新队员不用抗风能力差的圆伞,直接用翼伞进行训练;在定点项目训练中,运动员从翼伞转为定点专用伞的周期大大缩短;采用风洞设备最大程度模拟跳伞的状态,使队员心理状态和训练水平都有了明显提升。

  这样大的跨度,是否意味着风险倍增?八一跳伞队队长赵志刚回答说:“以往一个队员的基础训练要花数百甚至上千小时,现在一个新队员最快130小时就能实现从翼伞到定点专用伞的转换,冒这样的风险,值了!”

  以改革求生存,用创新促发展。军体健儿们探索进取的脚步从未停止。毕竟,“更高更快更强”不只是运动员的任务,更是全军官兵共同的使命。

  比赛场连着训练场。就在今年夏天,我军首批军体组训骨干持证上岗。这标志着我军逐渐走开在新体制下依托专业力量培养军体骨干的路子,更标志着在基础体能科学研究这条没有止境的道路上,我们将越走越远。

  记者感言

  为祖国决胜赛场

  ■刘建伟

  回顾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的精彩瞬间,探寻我军军体健儿军运会夺冠的力量源泉,我们在为军体健儿搏击赛场、为国争光的故事和一次次升国旗、奏国歌、行军礼的场景所感动的同时,更为他们“为祖国荣誉而战、为捍卫军旗而战”的八一精神所震撼。

  拿破仑曾说过:世界上只有两种力量——利剑和精神,从长远说,精神总能征服利剑。在人民军队的历史上,我们在武器装备居于劣势的情况下,为什么总能以劣胜优?其中一个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我军具有“逢敌亮剑、英勇顽强”的血性虎气,具有“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战斗精神。这也充分印证了这样一句话:利剑总是对精神俯首称臣。

  记者不禁想起27年前那一幕:1992年,第四十届军事五项世界锦标赛在瑞士举行。为了与上届冠军中国队一争高下,一些外国军队纷纷以高额奖金激励士气,有的国家甚至向运动员许诺,拿了冠军每人奖励一辆价值几十万美元的高级轿车。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决赛时,一些外军运动员拼红了眼,发挥出了超常水平。

  面对残酷的激战局面,时任军事五项队队长的白月友举起一面五星红旗跑上终点的一处高地,他手擎国旗迎风展开,高声对队员们喊着:“国旗在这里等着你们!为了祖国,冲啊!”

  这一仗,中国队一举包揽所有金牌。

  赛后,外国军队教练问白月友拿什么“宝贝”当奖品,白月友笑着说:“我拿不出一掷千金的悬赏,我手中的国旗就是激励运动员的法宝。他们一看到国旗,眼睛就发亮,热血就沸腾,就会豁出命往前冲!”

  “祖国荣誉高于一切,八一军旗重于生命。”这无疑就是一批又一批中国军体健儿,唱着《义勇军进行曲》斗志昂扬地走上赛场、投入战斗,用必胜信念将八一军旗一次次插上胜利高地的力量源泉。

  气为兵神,勇为兵本。心胜则兴,心败则衰。毫无疑问,真正的力量发自内心。

  记者忘不了采访中,面对多年来夺得的13390个冠军,八一军体健儿们自豪地说,这里的每一枚金牌,都蕴藏着运动员祖国至上的爱国精神、忘我牺牲的奉献精神、百折不挠的拼搏精神、整体作战的协作精神和不断进取的创新精神。

  正是这些精神,让一代又一代八一军体健儿挥汗如雨刻苦训练,让一代又一代八一军体健儿勇猛无畏搏击赛场。正是因为有了这些精神,八一军体健儿才能“除了胜利一无所求,为了胜利一无所惜”。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军运会胜利闭幕之时,神州大地处处可见庆祝祖国生日的标语。走下赛场凯旋之际,不少军体健儿说:对于军队运动员而言,最好的庆祝词不是写在标语中、条幅上,而是写在赛场上,写在胜利的战绩中。

  回味这一幕幕,令人心潮澎湃。人民军队能打仗、打胜仗,是共和国茁壮成长的坚强保证,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支撑。不管时代怎么变,为祖国决胜疆场、为祖国赢得胜利,始终是人民军队必须写好的时代答卷。

  行程万里,初心依旧;追梦远方,使命不改。我们相信,只要全军官兵像八一军体健儿一样,胸怀祖国至上的爱国精神、拥有忘我牺牲的奉献精神、锻造百折不挠的拼搏精神、锤炼整体作战的协作精神、永葆不断进取的创新精神,就一定能在未来战场上决战决胜,为人民军队、为祖国赢得更大的荣光。

  本文刊于2019年11月29日《解放军报》

  “军营观察”版

【编辑:陈海峰】